案例详情

Case Information

中国茶文化,大宋年间茶文化

时间:2017-10-30 10:09   来源:凤凰茶城官网    作者:凤凰茶城   

“茶禅一味”始于宋  茶与禅的关系,我们在《禅宗兴起》一卷中其实已略有介绍。  它们都兴盛发达于唐,也都是肇于高宗之时,成于玄宗之代,极于德宗之世,与科举的兴起正相同步。

image.png

 然而“茶禅一味”的观念,却产生于宋。写下这四个大字的,是两宋之际赫赫有名的克勤禅师。其真迹在南宋时期被日本茶道的开山鼻祖荣西高僧带回东瀛,现在作为镇寺之宝珍藏在奈良大德寺。

  这就至少证明了两点:一日本的茶道源于中国的两宋二禅的味道,就是宋代茶的味道。


我们知道,茶树虽然是中国土生土长,也早为我国的植物学家和医药学家发现,却因为茶汤有明目、提神和醒酒等功能,长期以来是做药用的。

image.png

茶树与茶汤饮用,是在佛教传入中土之后。大行其道者,则是禅院、禅师和参禅的人。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  此后,茶便成为中国特有的传统饮料,甚至成为中华文化的象征物和代名词。其过程,则可以概括为三句话:流行于唐,大盛于宋,普及于元。所谓“开门七件事,柴米油盐酱醋茶”,是元代杂剧中常常出现的说法。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  不过,像今天这样用开水冲泡散条形茶叶,是明代以后的事情,此前的饮茶方式则五花八门。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  比如,用开水煎煮茶叶叫“煎茶”,用开水冲泡茶末叫“点茶”。唐代的煎茶还要放米、奶、盐、姜、葱和香料,相当于麦片粥。  茶味,当然各不相同。  那么,宋代的茶,什么味道?  的味道。“宋诗如茶  唐诗如酒,宋诗如茶。  事实上,宋诗无法获得唐诗宋词的崇高地位,固然由于后者无与伦比,自身又有爱发议论爱讲道理的毛病,也因为不够刺激。其实宋诗不乏佳作。  比如陆游的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  以及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  都不输唐人。  但,味道总归是淡。比如: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  唐诗浓烈,宋诗淡雅。  这种淡雅倒是与山水画相一致。比如范成大的诗: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  这不就是宋画中常见的田园牧歌吗?  在某种意义上,也是禅。正如我们在《禅宗兴起》一卷中所说,自从百丈怀海进行了宗教改革,参禅与农耕就难解难分。禅院的僧侣固然要参加劳动,耕读为本诗书传家的士人也不妨从中悟得般若智慧,哪怕农作不过做做样子。  只有喝茶,是当真的。“茶道之境界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  宋代上流社会的饮茶极其讲究。比如点茶:茶饼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点茶先要用纸将茶饼包好捶碎,再用碾子磨成细末,然后用茶罗筛。茶膏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筛出来的茶末放进茶盅,加沸水少许调成茶膏。茶汤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茶膏调匀,再用沸水冲成茶汤。汤花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这时,要用茶筅(读如显)轻轻敲击,直到产生泡沫。泡沫叫汤花,也叫云脚,要求鲜亮雪白,到达苏轼所称“汤发云腴酽白,盏浮花乳轻圆”的效果。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宋人更享受生活  的确,宋人比唐人更享受生活,尤其是士大夫。  唐代的诗人会借着酒劲,唱出建功立业的豪情壮志、怀才不遇的满腹牢骚。宋代的词家却不一样,哪怕官场失意,也照样与三五友人围炉品茗,参禅论道。拍案而起,击节而歌,恨不能“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”也有,但要到靖康之后。  即便到那时,也“直把杭州作汴州”。  这就是宋带给世人的初步印象: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  无病呻吟的文人,一碰就碎的细器,宁静悠闲的山水,琢磨不透的,以及需要细细品味的。  与汉和唐相比,宋显得文质彬彬。  但这是不全面的。即便宋词,就并非只有柳永、晏殊和欧阳修,也有苏轼、陈亮、辛弃疾。何况宋代还有当时世界上最发达的兵器工业,岂能只是英雄气短,儿女情长?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  实际上,宋文明是一个极为兼容的复合体,或者相当和谐的矛盾体。仅以词而言,便豪放与婉约并存,典雅与俚俗兼有。  展示于瓷器,是既有流光溢彩如均窑,又有含蓄莹润如汝窑。表现在舌尖,则既有美食,又能品茶。难怪他们的城市既是田园的,又是市井的;既有勾栏瓦舍,又有数不清的书店,以及可以清修的寺院和高耸入云的宝塔。  宋,大雅大俗。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那么,究竟是怎样一伙人,又通过什么样的方式,缔造了这样一个王朝和时代?大宋那样优雅的生活,后来又为什么不复存在?

易中天:大宋茶文化

大宋?比得上大唐吗?生活是新的,政府和军队也是新的。经济是新的,形势和战略也是新的。大宋,是全新的。  赵匡胤黄袍加身,柳永流连青楼吟晓风残月。  狄天使横冲直撞,包公端坐开封府铁面无私。  辽、金、西夏,强敌四起虎视眈眈,汴梁城、临安府,蹴鞠、相扑,依旧歌舞升平。  大宋活出了自己的新味道,绝对不同以往。